原創 《特赦》中最愛打架的戰犯,為啥不是李仙洲也不是周養浩徐遠舉? " />

網站首頁 周養浩, 李仙洲, 徐遠舉, 蔡守, 戰犯, 馬勵武, 將軍, 大樹, 時候, 鄭庭笈, 經驗教程
  • 在《特赦1959》中,戰犯們經常打架,他們根據被俘前的崗位,分成了幾個不同的團體,互相推諉戰敗的責任,將軍說特務都是蠢貨,特務說將軍都是笨蛋,經常一言不合就開打。

    看來看去,《特赦》中最愛打架的不是武藝高強的李仙洲,也不是以近身格斗見長的周養浩徐遠舉,甚至也不是七八十歲還能徒手捏碎核桃的沈醉,而是看起來人畜無害整天嬉皮笑臉那個小老頭和一個溫文爾雅的理工男——蔫蘿卜辣心,說的可能就是這種人。

    按照真實的歷史來看,能進功德林的,沒有一個是泛泛之輩。開頭咱們說過的李仙洲,那是正經的濟南武術傳習所打出來的,跟日本鬼子肉搏也不落下風。但是李仙洲似乎知道“術高莫用”,所以王耀武嘲笑他領的就是幾萬頭一夜之間被抓光的豬,李仙洲也不肯亮出真功夫,而是抹著眼淚走了。

    看著李仙洲像受氣小媳婦兒一樣遠去的背影,讓人忽然想起了被人打得滿臉是血的“太極高手”和“詠春名宿”。

    最愛打架的當然也不是鄭庭笈,他就跟周養浩打過一架,最后卻打輸了,被殺手書生周養浩扯破了衣服打破了頭,連胡大樹看著都心痛,主動要發給他一套新衣服,并且把周養浩關了小黑屋。

    周養浩雖然比較能打,但是看起來卻似乎不太喜歡打架,他是被鄭庭笈兜屁股一腳差點踹趴下之后,才奮起反擊下了死手——那么粗的木頭柈子往腦袋上砸,肯定是要取鄭庭笈性命,在真實的歷史中,他也想一板凳砸死沈醉。

    想揍周養浩徐遠舉的將軍,在功德林數都數不清,所以這二位只能偷偷摸摸使壞,坑了蔡守元和黃維幾次,最后都沒成功。準備坑黃維的時候,葉立三拎

    著頭,帶著一大群黃埔系將軍,氣勢洶洶地要上來圍毆周養浩,沈醉居然背過臉去假裝沒看見。

    徐遠舉雖然“很講義氣”地沖上來站腳助威,但是一開口就被人聽出三分慫意:“仗著你們人多欺負人是吧?”這樣的話我們在大街上經常聽到,但結果一般都是人少的一方,撂下幾句場面話,就主動撤退了。

    周養浩和徐遠舉也不例外,被葉立三揪住領子指著鼻子質問的時候,也腿軟肝兒顫,生怕這幫將軍揮起頭,把他倆當蘿卜刨了——這一幫槍林彈雨里闖過來,殺人不眨眼的悍將,就是真把周養浩徐遠舉刨個稀巴爛,胡大樹等人估計也只會在一旁偷笑。

    所以跟所有色厲內荏的小混混和傳武大師一樣,周養浩和徐遠舉選擇了隱忍,而胡大樹一看這場架打不起來,也很“及時”地出面制止。跟這幫人有血海深仇的胡大樹,可能也盼著這幫家伙拼個你死我活呢。

    周養浩和徐遠舉比那幫黃埔將軍們更知道,功德林可不是他們撒野的地方,這類地方他們太熟悉了,只不過是身份角色顛倒了一下。周養浩徐遠舉不會自討苦吃,所以他們只能當藏在暗處的兔子,如果不逼急了,他們才不會傻到跳出來咬人。

    葉立三是比較喜歡打架的,他跟周養浩徐遠舉沒打起來,心中一定很是遺憾——這個葉立三,就是功德林戰犯中兩個最喜歡打架的人之一,他不但要揍周養浩,而且此前已經跟蔡守元打過一次了。

    跟蔡守元打完架,葉立三一點服軟的意思都沒有,緊接著又跟胡大樹叫板,結果一腳踢在鐵板上——在背鍋賽跑中,輸得暈倒,再一次證明了他們這樣的師長軍長都“不善奔跑”。

    葉立三喜歡打架,跟他打架的蔡守元也不是一個善茬,這個看起來干干瘦瘦的小老頭,長得跟鼓上蚤時遷有一拼,“高出手時就出手”的脾氣,也頗有梁山好漢風采,在受到葉立三嘲笑后,一個高兒蹦起來就躥了上去:“老子打死你個小東西!”這不是中將兵團司令(蔡守元原型為羅盤將軍張淦,第三兵團司令官)的做派,而是黑旋風李逵的風格。

    除了跟葉立三打架,蔡守元主動挑釁馬勵武,一番話損得馬勵武七竅生煙。

    讀者諸君都知道,外戰除了一部人打得還算可以,內戰都是一觸即潰的功德林戰犯,最擅長的就是攬功諉過,打輸了總想找一個替罪羊。于是馬勵武在討論的時候說自己之所以戰敗被俘,是因為蔡守元見死不救耍了滑頭,見勢不妙已經腳底抹油開溜之后,還忽悠馬勵武“注意側翼”,實際是幫他蔡守元斷后。

    蔡守元的第二專長是打卦算命,算卦先生的那張嘴,四人都能說活,沒理也能講出理來:“我確實不行啊,但是我在關鍵的時候,不會把弟兄們人扔到一邊不管,偷偷一個人跑到嶧縣,去找什么女戲子。最后怎么樣呢?中了圈套了吧?”

    蔡守元露出欠削的怪笑:“那個女戲子是不是也跟你一起,被抓了俘虜?”看著蔡守元湊上來的“笑臉”,馬勵武想都沒想,一拳頭掄了過去,卻沒想到蔡守元早就料到會有這一手,雙臂一揮就擋住了。倆人像潑婦一樣扭一起開打,氣得黃維杜聿明面沉似水拂袖而去——這二位也看出來了,都像蔡守元馬勵武這樣,再有四百萬大軍,也還是只能當“凱申物流”的快遞小哥。

    蔡守元愛打架,葉立三愛打架,我們不問他們打架的原因,只問他們為什么膽氣這么足,別人都夾著尾巴低著頭裝孫子,為啥這倆家伙敢這么囂張?

    這個問題稍微一想,就找到了答案:他們還真有囂張的資本:蔡守元戴著“西南解放紀念章”,跟副所長胡大樹有并肩戰斗的經歷,自然可以在功德林橫著走,而葉立三在王英光弟弟當廠長的燈泡廠,實際就是人人尊敬的總工程師。

    所以比起“明白人”王耀武和“真小人”周養浩,蔡守元葉立三有資本囂張,也知道自己為什么打了架也不會受到處罰:一技在身勝過萬金,有用之才,到哪里都不會總受憋屈……

最新推薦
標簽列表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投注